最近這半年來的生活,對我,對外子,甚至於我的孩子,是一場生命裡無可避免的課題。

還記得故事的最初是去年參加馬來西亞年會時的最後一天,要回到台灣時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等著要回台灣時接到外子的越洋電話,電話裡說的不清不楚,大約的事情就是婆婆因為腹痛的嚴重,被醫院要求住院詳細檢查,所以外子說要我重新安排回到台灣後一個星期的行程必須留在台北無法馬上回到常住的龍潭。

我們原本都不太在意,想想可能只是老人家長期的便祕所造成的一時腹痛,原本,大家都還輕鬆以對。

婆婆老人家住進醫院約兩個星期,大大小小的檢查都做完之後,醫院的宣判有如情天劈靂。是癌,大直腸癌,還是已經遠端轉移的末期!

就自己來說,娘家裡的長輩,大多是癌症過世的,期間從我十五歲開始,爺爺在農曆年前過世的記憶最是鮮明,再來就是陸陸續續的,三伯的淋巴癌;二伯的肝癌;五叔叔也是肝癌,奶奶也是大直腸癌;甚至於我的外婆死於肺腺癌,每個人發現的時候都是末期,有的甚至在死亡之前還經歷了一連串痛苦的化療過程。所以,親人的死亡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是,之於外子,這卻是個很沉重事實。

文章標籤

么壽小姐—嘉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