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半年來的生活,對我,對外子,甚至於我的孩子,是一場生命裡無可避免的課題。

還記得故事的最初是去年參加馬來西亞年會時的最後一天,要回到台灣時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等著要回台灣時接到外子的越洋電話,電話裡說的不清不楚,大約的事情就是婆婆因為腹痛的嚴重,被醫院要求住院詳細檢查,所以外子說要我重新安排回到台灣後一個星期的行程必須留在台北無法馬上回到常住的龍潭。

我們原本都不太在意,想想可能只是老人家長期的便祕所造成的一時腹痛,原本,大家都還輕鬆以對。

婆婆老人家住進醫院約兩個星期,大大小小的檢查都做完之後,醫院的宣判有如情天劈靂。是癌,大直腸癌,還是已經遠端轉移的末期!

就自己來說,娘家裡的長輩,大多是癌症過世的,期間從我十五歲開始,爺爺在農曆年前過世的記憶最是鮮明,再來就是陸陸續續的,三伯的淋巴癌;二伯的肝癌;五叔叔也是肝癌,奶奶也是大直腸癌;甚至於我的外婆死於肺腺癌,每個人發現的時候都是末期,有的甚至在死亡之前還經歷了一連串痛苦的化療過程。所以,親人的死亡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是,之於外子,這卻是個很沉重事實。

半年來,外子為了照顧年事已高的公公長期留在台北,婆婆對於自己的病情,只存在於"只是腫瘤"的現況。

因為我們怕她在知道實際病情後可能無法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所以我們和主治醫師決定隱暪部份的實情,她老人家唯一知道的,真的就是"腫瘤"。

鑑於三十年前婆婆曾罹患乳癌,也因為當時是早期發現,切除病灶加上半年的化療及每半年的追踪檢查至今一直沒有再復發之後,老人家一直認為這次的病況只要配會醫師的醫囑,就一定會痊癒。

即使我是個再怎麼樂觀的人,在曾經看過那麼多親人的經曆,我一直不是那麼的樂觀,也因為這樣的想法,曾經讓外子很不諒解。

在台灣,安寧照護的觀念推廣近有二十年,我覺得很慶幸的是,在外婆最後的生命歷程裡,她曾經接受過這樣的照護,即使在她臨終前,她依然維持著生命裡僅有的一絲尊嚴。全身上下,沒有插上任何為了急救而侵入體內的管子。而我的奶奶雖然曾有著和婆婆一樣的病情,但她在生命的最後卻是快樂的,因為在醫院服務的姑姑知道,即使為奶奶施予化學治療,奶奶的生命並不一定會因此而延長更多的時間,雖然她沒有接受化學治療,但我們仍然每兩個星期到半個月會回醫院覆診一次以了解奶奶的病況。奶奶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有半年的時間是隨著自己的心情好壞到處的遊山玩水,即使到了最後的日子,她也是在子孫每日的探視之下(當時奶奶住在我們家裡)才走完她的生命歷程的。

婆婆在生時,因為需要接受化療,她幾乎每兩個禮拜到一個月要住一次院,剛開始,她還算有體力時,是帶著所謂的化療奶瓶回家的。最初兩次的化療,她還可以勉強自己好好的吃東西(即使在我們看來吃的比家裡三歲的小孩還少),但是在她自己的想法裡,那樣就夠了。

但是,一次,兩次,三次的化療之後,她的體力和免疫力急速的下滑,曾經還因為白血球過低而被醫師要球住院注射白血球以提升她的免疫力好"繼續"接下來的化療行程。

在這期間,外子及小姑對醫師的建議是照單全收,對於這樣的狀況,我能做的只是一再的交待外子,親自找醫師談談吧!不要帶著病人就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刻意的安排,外子家裡就三兄妹,兩個生病的老人分擔掉了兩個固定的人力,不管什麼時候,這兩個人都走不了多遠,而唯一剩下的,自己有空的時間總也接不上可以找到主治醫師的時間,所以,所有的事情就這麼一天拖過一天直到去年底。

在我這個外行人來看,婆婆七十五歲了,雖然得知她生病前的健康還算好,但決對不是人們口中所謂的硬朗。主法醫師在一開始確診後,一直對我們說,要開刀拿掉病灶的說法時,我心裡一直不是很讚成;只是鑑於曾經因為是不是要接受安寧照顧的想法和外子有過不太好的經驗後,我只能"聽"外子怎麼說,卻再怎麼也不肯真正的說出我心裡的話。還好,算是有個精明的外科醫師,在一次科外門診評鑑時,他委婉的對婆婆說,動刀切除病灶對她自己的健康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而婆婆老人家也在這樣的說法下,心裡大概的知道自己病況的百分之七十。

只是,在大年初三那天,婆婆因為一直無法排氣和排泄糞便而去掛了急診,原本預定一週後要動的造口手術提前緊急排刀,我一直認為,因為這場手術,讓近半年來化療後沒有好好補充到應該有的營養的婆婆失去了大半生命最後的動力和原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么壽小姐—嘉欣 的頭像
么壽小姐—嘉欣

【么壽小姐】VMALife 葳美佳 在家工作創業誌

么壽小姐—嘉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